卡门像个疯狗一样

白驹苍苍。

昨天去看那个我爱的人,接近两年不敢见,却又想念的无可奈何的人。
他是知道我要来的,我不知道他是想见不敢见还是只是不想见,也不想知道,因为我想见他。所以我没有顾及其他,先去找他再说。
我到的时候已是晚霞与黑夜交织的傍晚,他们学校很小,询问完他的朋友,我一步一步向目的地走去,因为是警校,都是清一色的平头,我几乎把所有路过的人都认成他,怕生生错过,又怕突兀的出现。
沿着路走去,我看到他拍过的一张张照片的来源,他训练的地方,他跑步的地方,他考试的地方……心中微酸,我是不是,真的离他越来越远了,我早已不在他的生活中,取而代之的是一个又一个新生事物与人。我突然害怕看到他,我怕他不再是他。
走到他们宿舍楼下,然后走进去,我不知道他在哪个宿舍,只是往前走,或者上楼,在一个楼梯间我停下来,尽量让自己的心情平复,然后给他发了一条信息:
“我在你们宿舍楼里。”
然后听见推门声,原来他离我那么近,三步之隔。不知为何,见到他之后心情突然变好,我觉得很自然的笑起来,看着他,他冲我招手,我走向他。
原来他还是和过去一样,原来他没有变啊,他还是他。
和他在他们校园里逛,他给我介绍周边的环境,很像我们高中的学校。他们学校旁边有座山,他说叫燕翅山,山下有口泉叫燕泉。我问他是不是因为像燕子的翅膀,他说可能吧,他也不知道。
我指着山顶的一个凸起,问他:
“那个东西是什么,这样看你不觉得很猥琐吗……?”
他:
“……那是座亭子。”
他一直紧皱的眉头终于舒展,原来他还是会笑的,过去在一起的时候,从没见过他怎样皱眉头,就算是高考前的最后几天也没有,或许我惹他生气的时候,会皱起眉头,可是,过去那不是个习惯。
和他坐在椅子上,一人一个方向,他说他要走了,我突然有点紧张,因为我还没有把礼物给他,那是我和我妈织的围巾,不知道为什么我总是理解不了织围巾的原理,所以只能凭惯性思维织几针然后让我妈再教我,最后终于织好,遗憾的是起针太少,显得很窄。
他站起来,我有点儿手足无措的打开包然后把装围巾的袋子拿了出来,然后递给他,他问我什么东西。
“星巴克的袋子……星巴克的袋子里装着一条围巾。”
“你织的?”
“我和我妈一块织的。”
“那我才不要。”
我白了他一眼,他自始自终是笑着的,我很开心。
“那你走吧,我送你回宿舍。”
看着他回了宿舍,我终于可以松一口气,然后上楼去他朋友那里拿票,他要去看比赛,他朋友不去,就把票给了我。
给他发了条信息:
“我也去看比赛。”
他觉得我是在开玩笑。
我就下楼把票给他看,他问我:
“谁给你的票,你去找马腾要的,你什么时候联系的他?”
我说是,我就是上楼找他要的票。当然不是他,我压根不想见他,只是我不想告诉他是谁,不然他又得生气,干脆装傻,他说什么是什么。
“看我怎么回来揍他。”
我问:
“你怎么去?”
“和朋友一起去,不是很远,骑电车。”
“那我先去了。”
然后我往外走,站在宿舍门口,愣了很久,不知道自己在想什么。
「我们是不是,真的生分了。」我好想问一句,可我不敢。
然后在他们学校找厕所,找了两分钟没找到,看到他给我发信息:
「你在哪」
我回复:
「我在找厕所」
他:
「我带你」
然后往宿舍楼看去,一群男生走过来,他在后面玩手机,他也看到了我。
“走吧。”
“你朋友呢,你们不一块去了吗。”
“他和女朋友一块去。”
“哦。”
和他一块在路上走,他穿的很厚,可能他很怕冷,裹的严严实实。路有些不平,我穿着靴子,底很硬,硌的脚很疼,我几乎是咬着牙走路。他看到他的朋友,和朋友说话,我站在那里,只是默默等着他,刹那觉得咫尺天涯。
在公交上,人很多很拥挤,他陷在一个角落,很仔细的修图,这几乎是他生活的一部分,我就这样看着他,这样的他才是他,我觉得我笑了,不由自主的笑。
和他一块去看那个比赛,走了很长时间的路,差不多是我最近一段时间走过最长的路,可是我觉得好快啊。比赛很无聊,他一直追问我到底是谁给我的票。
他的眉头又皱起来了,是不是不高兴了,更加不想让他知道。
……
他依旧在皱眉头,不能让他知道。
……
“是王振宇给我的,他说他不去看,就直接给我了。”
“你给他要的?”
“不是,他主动给我的。”
“你为什么没删了他。”
“我为什么要删了他。”
“删了他。”
“为什么。”
“……”
他不再说话,但我知道他在想什么,眉头紧锁,像是利剑悬在我心口。颤抖着摸向口袋,我不想删掉一个帮助过我的人,可是,我更不想让他烦恼,我知道为什么他不想让我和他身边的谁有联系,而且根本就没联系的。
他的表情僵硬,一副苦大仇深的样子。我深吸一口气,打开手机,点开那个名字,删除好友,一气呵成,给他看,他看了一眼。
终于好了,我松了一口气。
比赛着实无聊,对于根本不懂规则的人来说,看这种比赛远远不如看到两个人拼命有意思,但他不说走,我就不会说。
“无聊吗”,他问。
“嗯,很无聊。”
“走吗。”
“嗯,走吧,我饿了。”
出门,他上厕所。
出来后,他拿出装红豆骰子的袋子问我,
“里面是什么。”
“玲珑骰子安红豆啊。”
“……”
“如果你哪天不想活了,就把里面的红豆拿出来吃掉,一了百了。”
可其实我想说:“入骨相思,你知不知呀。”
我说不出来,我放不下所有。
我说不出来,我知道没有结果。
我已经很饿了,他带我去他们学校附近的地方吃饭,吃饭的时候说了很多事情,关于将来。
吃到最后,我已经很撑了。
他说:“把最后这几片鱼吃了。”
“吃不下。”
“不吃就浪费了。”
我笑嘻嘻:
“你吃吧,我喂你。”
“……你有病。”
出门,到了楼下,发现围巾忘记拿,回去拿围巾。
“打个车吧,我送你上车。”
“嗯好。”
我坐在大理石挡柱上,看着他。
他指了指检察院,说:
“我很想去哪里工作。”
“那你努力呀,是不是要通过司考。”
“嗯,很难。”
“那你就努力呗,我相信你。”
或许他在憧憬未来的时候可能还是很期待的,他值得拥有这些美好的未来。
车来了,他给我打开车门。
我很紧张,因为我想抱抱他。
我看着他,然后笑嘻嘻的把车门关上。
“别慌啊。”
“让我抱抱你吧。”
我觉得我完成了一个天大的梦想。
“我……我……”
“又不是再也不见了,寒假还能见面的。”他拍拍我,挣脱开,我更用力了。
……
我放开他,“那我走了。”
转头上车,又回头看他一眼,然后走了。
其实啊,我想在他耳边说一句话的:
“我好想你。”
就算我知晓那句话从你嘴里说出来,我也只是失落至极,并无多少变化,因为我知道,我从来都知道,我不可能和你在一起。
你生活在最真实的地方呐。
我只是觉得失落。
张爱玲说过的:
“我爱你,关你什么事?千怪万怪也怪不到你身上去。”
就是这样,我不希望你责怪自己。
我好想你,几乎两年没见了,我是真的好想你,两年胆怯,两年逃避,两年天翻地覆,两年生死有命,我终于再次见到你。
或许物是人非,或许难逃命运。
我有多无奈,我有多弱小,这都不重要。
万水千山,风云变幻,痴心生妄念。
倥偬岁月,愿回到从前。
一片蚀骨相思,终不负临行一别。
我有多想你,我有多想忘了你。
我终是不会再爱了。
白驹苍苍,嘿,阿音好爱你。
2017.12.25

评论

热度(1)